第六十章 再回清风寨

作者:天言紫  |  更新时间:6/13/2018 11:01:41 PM  |  字数:2529字
    战场里染血是常有的事,只是今日地上流淌的血却显得格外刺眼。

    将军都已经死去,其余死士俱不会独活,没有丝毫犹豫,一个接着一个举起刀刺向了自己的身体里。一时间,穿着红甲的将士们都停止了动作。

    风突然展动,雨说下就下,鲜红的地开始随着雨水涌动,也不知要往何处。

    “将军,下雨了,我们回帐篷里吧?”尤溪依稀叹了口气,走到君止身边,说。

    君止微微点了点头,吩咐道:“清理一下。”顿了顿,又说:“把他们的合葬吧。”

    尤溪张了张嘴,想说可以将阿蒙将军的尸体带到战场上去,可以灭一灭北蔻的士气,然而终究是没有说出这句话。

    边上一个小队长连声称是。

    君止再没有多看,转身走了。

    身后的声音也渐渐埋没在雨中。

    “下雨了!赶紧的!都把尸体丢到乱葬冈去!雨停了那谁你记得赶紧烧掉,小心酿成瘟疫!”

    “是!队长,这两个人也要扔进去吗?”

    “屁!没听见将军说什么吗?去挖坑!”

    “哦!知道了!”

    帐篷里。

    进了帐篷,尤溪已经抛却了刚才的感概,脸上带着笑意,对着君止说:“将军,这次他们吃了大亏,肯定要找回场子的!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君止站在小型的战局模型前,眼睛盯着一处看了几眼,问:“他们的粮食不多了吧?”

    “啊?”尤溪一愣,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又忙应:“啊,是的,他们的粮食差不多还可以撑五天,不过他们已经派出人去接应粮草了!啊!”尤溪突然叫了起来,“将军的意思是我们去劫他们的粮草?”

    君止赞许的看了他一眼。

    尤溪受了鼓舞,接着说:“这次我们胜了,他们肯定知道我们多多少少会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所以乘乱扰乱我们去迎粮。呃,不对啊,这个怎么乘乱。”

    君止看着战局,淡淡开口,“北邦会再输几次,让你们膨胀,同时他们的主力会放在迎接粮草上。”

    尤溪想了一会儿,懂了,又思索了一下才道:“将军,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去麻痹他们,他们既然打算再输给我们几次,那么兵力肯定不会很强,我们可以将计就计,将主力排除去劫他们的道!”

    “恩。”君止应道。

    尤溪高兴的嘻嘻笑了几声,然后就看着君止不讲话。

    君止皱了皱眉,疑惑的望向尤溪,“还有事?”

    尤溪笑着摇头,说:“将军,这样下去,我觉得这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结束战争了!”

    “是吗?”

    尤溪一本正经的点头,“是啊!将军你来了以后,十三场战役,除了第一场有人不听从你的指令外,就没有一场输的!”尤溪火热的盯着君止,眼里的敬佩和崇敬流于色。

    君止抿了抿唇,没有多少高兴的神色,反而皱了皱眉,将手里的令旗随意放了一处地方,淡淡开口:“尤溪。”

    尤溪反射性地力正,大声应:“是!”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尤溪一愣,疑惑的说:“将军……这个,我不知道……”

    君止皱了皱眉,似乎在责备尤溪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知道。尤溪心里也是提了一口气,实在是弄不明白君止的意思。

    “浮躁。”君止说。

    “啊?”尤溪神色还是愣愣的,但他总归是个聪明的,脑子里将之前没有思考的转了一圈,就知道君止的意思。尤溪摸了摸脑袋,面带苦色,说:“将军,这个,不是那啥,你确实挺好的啊……”

    君止淡淡看了尤溪一眼,空气中的温度莫名就降了一个度。

    尤溪立马改口,“将军,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恩,下去吧。”

    尤溪看了偷偷瞄了一眼君止,告了退。

    叶木晨正睡得更香,就感觉有人不停在叫他的名字,让人心烦,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眼睛迷迷糊糊的就睁开了,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人,脑子还是迷糊状态,没有回过神来。

    见状,青寻轻笑,“夜公子,已经未时了,我们该出发了。”

    何兆愉在一边冷讥:“不说是不是朋友,就这样到底是去救人还是去自投罗网啊?”

    叶木晨眯着眼,闭了闭然后才睁开,打了个哈欠,从床上起来,对青寻说:“那我们走吧。”

    青寻没有动,看着叶木晨,眸子闪了闪,又问:“夜公子真的想好了吗?”

    “想好了啊。”叶木晨毫不迟疑的回答。

    青寻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向叶木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跟着叶木晨走了出去。留下全程被忽略的何兆愉大喊:你们到底为什么不理我!

    马车里,叶木晨坐在一边,青寻和何兆愉坐在另一边。何兆愉坐在那里,脸上写满了不开心,然而依旧被两人全然无视。

    叶木晨有些担心的问青寻:“呃,那个青寻,我们是不是只是够建一个更大的阵法去破?”

    青寻当下手里的书,回答:“是的,这个布阵的人我们一时半会儿找不到。”

    “我们一来一回要花费四天时间,他们在里面会不会有危险?”

    青寻沉默了一下,还是说:“里面的世界其实和现实是一样的,至于有没有危险,就看他们自己了。”

    “噢,那,你布阵需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何兆愉在一边了冷哼,“等你来问,我们百年再过来好了!”

    青寻轻瞥何兆愉一眼,满意的见人缩了回去,才说:“清风寨那里有,没有的也已经买了。”

    叶木晨自知理亏,和何兆愉互翻了一个白眼,恩了一声就没声了。

    一天半后,叶木晨再次回到了清风寨。

    看着当初看见兵军的地方,叶木晨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青寻,问:“就是那里了吧?你要布阵的话要过去吗?”

    “这个不用,既然是要布一个比他大的,那么这整个山头都会作为一个阵点。”青寻说。

    叶木晨轻咦了一声,“这样是不是要耗费你很大心神?”

    何兆愉走到青寻前面,满脸敌意的把他拦在身后,看向叶木晨的眼睛里却是冷漠一片,声音又带着倨傲道:“知道你还来?我就不信你不知道青寻会付出代价?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

    叶木晨眸子闪了闪,盯着何兆愉的眼睛,皱了皱眉,顿了一会儿,说:“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虚伪?”

    何兆愉眉头一挑,眼里闪过兴味,嘴角轻扯,语气却是气急败坏,“你什么意思?”

    青寻揉了揉眉心,绕过何兆愉,看了一脸满脸倨傲的人,没有理会,对着叶木晨说:“公子,他的话不必理会,只是会比较麻烦,但是不会有大碍。”

    叶木晨快速瞥了一眼迅速变脸的何兆愉,也没有打算继续理会,不动声色的说:“这个……麻烦你了。”

    青寻淡淡笑了笑,“公子可以先休息一下,我下去准备了。”

    “呃,好。”

    青寻再次笑了笑,退下之前朝何兆愉看了一眼,何兆愉朝叶木晨哼了一声,识相的跟了上去。

    望着离开的两人,叶木晨再次转身面向深林,看着不知名的某处,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真是,突然就想君止了……要是他在,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根本就不需要他想这么多吧……也不知道他那里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刚刚从尤溪那里得知截住北蔻粮草把人赶出去的君止,也放下了毛笔,望着不知名的某处,想起了叶木晨——等我回去的时候,究竟是待王归?还是截王道呢?
天言紫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