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乖乖被我睡【九】

作者:绯色十千  |  更新时间:5/23/2018 7:28:00 PM  |  字数:3297字
    暴雨下了一整天,许叶青便心慌了一整天,在总裁办公室里不住地踱步,偏偏公事缠身,说不准晚饭也回不去了,打电话给陈姨,得知小辞自早晨出门后,便在没回来,心中越发烦躁。

    一个人的修养家教便可以自此窥见一二,即使心情极差,许叶青仍保持着良好的风度,有条不紊地处理事务,也并未有所愤怒。

    秘书牵进了一个电话,说是警局的。许叶青摁了接听。

    “你好……嗯,我是许叶青……嗯,什么事?……对,是我的车……您尽管说罢,是不是我家那不争气的弟弟犯了什么事……”

    电话那边,听着许叶青如沐春风的声音,让那警员不忍在开口,斟酌一番,才微叹道:“您的车子在a处翻进了h江,如果是您弟弟驾驶的车辆,按现场情况来看,虽没找到驾驶员的……但应该是凶多吉少了,节哀。”

    失踪……车祸……凶多吉少……小辞……小辞,小辞!

    许叶青的眼前一阵发黑,却将耳旁的电话抓得死紧,手上青筋爆起。

    “我知道了。”他听见自己平静回道。

    整整两夜一天,S市都快被翻过来了。

    先是许叶青发了疯似的动用人脉寻找车祸后失去踪迹的许辞必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接下来帝夜辰,李存萧得知后也不由得倾力相助。

    强大的合力将寸寸地皮都扫了一遍。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小医院里找到了还未脱险的许辞。

    重酬了救下许辞的渔民,许叶青将许辞转到了本市最好的医院里,许辞在重症病房里呆了三天,虽然依旧昏迷,却总算是脱离了危险  。

    许叶青想了很多。

    三天里,他收到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他便觉得自己也已经死了两次。

    现在,这个人真真切切地躺倒了眼皮子底下,许叶青才像找回了踩在实处的感觉。

    有人不能理解为什么找人时那样近乎绝望的许叶青,在弟弟生命垂危时却有着近乎冷漠的平静。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三天来他浑浑噩噩,一切行为都像触发程序后的机器。

    这种世界崩塌的感觉,他在父母空难双亡之后经历过一次,这是第二次,比那时更加破碎。

    已经不能单纯用亲人或者爱人来形容小辞之于他的位置了。

    如他所说的,这种毒,已入骨髓,救不回了。

    四天后。

    今天天气很好,许叶青将窗帘拉开,放阳光闯进这纯白的病房。

    许叶青穿着正装,照例会看顾许辞两小时,然后直接去公司。

    他依旧温润,许辞却没了明媚,睡着,氧气罩下,一脸病容,勾人的凤眼阖着,面容在阳光朦胧,变得柔和,安分,能看见面下青色的血管,仿佛将碎的白瓷瓶。

    许叶青坐在床边,开始削一个苹果。这四天来他吃好喝好,公司的事一件也没落下,即使知道许辞可能一辈子就这么躺着了,他也没有慌乱哪怕一下。

    因为已经打算就这么照顾小辞一辈子了,便没什么可以慌了。除了每夜会为此心痛到必须依赖安眠药以外,一切都好。

    “小辞,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一个新的身份,等你醒来,我们就出国登记结婚,好不好。”

    “我们在家养一只猫吧,一个家总要有一只宠物才会显得活泼些。”

    “我打算把我们的关系在圈子里公开,不知道你醒后会不会埋怨哥哥草率,可是哥哥等不了了。”

    “小辞,你会不会嫌弃哥哥太懦弱了呢?因为哥哥现在才肯面对这份感情。”

    “怎么办呢,小辞,哥哥,好爱,好爱你。”

    “真的,好爱你……”

    将苹果放在一边,许叶青一抹脸,修长的指尖一片水渍,他想自嘲地笑笑,却只能以手掩面,越来越多的水珠从指缝间渗出。

    悲伤如同铺天盖地的潮水,要将他淹没。

    他想放声哭一次,却只敢将自己的脸埋进病床一角,死咬着牙关,压抑喉间的哀鸣,手间紧攥着被角让手心尝到了苦涩的疼痛。

    好累……他松开牙关,松开被他攥成一团的被角,心间一片空洞。

    当悲哀从空荡的胸腔漏走,那里便又再无一物,小辞睡着,连他的心一起碎了。

    “哥……”

    呵,有幻听了。

    他依旧趴在病床上,闷闷地“嗯”了一声。

    “我都,听到了哦……”许辞虚弱道。

    许叶青浑身一僵,立刻扭头向床头看去!

    许辞眨眨依旧落满碎光的眸子,轻声道:“哥哥这,刚哭过的样子,真丑……”

    许叶青觉着自己的思想都不太利索了,想要扑过去拥住他,却生怕碰到了许辞的缠满绷带的伤处,千言万语堵在喉间,终就那般狼狈地呆坐着,怔忡着,一动不动。

    阳光洒了一地暖黄,两人一坐一卧,一衣冠楚楚却满目泪痕,一虚弱无比却眉目昳丽。

    许辞微微一笑,凤眸弯起,美不胜收。

    几月后。

    出院在家休养生息的许辞,收到了曲雅和帝夜辰的喜帖,日期便在一个月后。看完后,许辞心情复杂。

    察觉到许辞的心情不对,许叶青凑到轮椅弯蹲下,道,“怎么了?”

    许辞食指挑起许叶青的下巴,笑意轻佻,“我想着,哥哥还欠我一场婚礼。”

    许叶青倾身过来在许辞唇边轻啄:“好,等你身子好全了,我们便结婚。”

    白了许叶青一眼,心想自家哥哥真是不开窍则已,一开窍便腻歪死个人。可他又怎是因为婚礼而烦心,只是那边男女主结婚大团圆结局了。

    而他,也快离开了……

    哪里知道自家弟弟烦恼的事,许叶青推起许辞的轮椅走向车库。

    “今天哥哥带你去一个地方。”

    许辞一挑眉。

    墓园。

    许叶青推着许辞来到两座墓前,许辞看向那两座并主的墓碑,一块上的照片是一个眉眼温润的男人,而另一块碑上的照片则是一位笑意妖娆的女人。

    看到这两张照片,许辞的心揪似的一疼。

    想来他们若是还活着,他们会是非常幸福和睦的一家。

    他会抱着许母的手臂撒娇,逗着许母笑得花枝乱颤,而许父会教导许叶青关于公司管理方面的事务,那两人的表情怕都是如出一辙。

    可是都没了,因为一场空难,都没了。

    许辞眼眶酸涩,他是真心渴望着亲情,渴望着父爱与母爱,却不得。

    许叶青没说什么,只是将手上的一束菊花放在了许母墓前,许辞便也将手上的菊花放在许父墓前。

    许叶青伸手去碰墓上的照片,轻声道:“爸,妈,我和小辞来看你们了,你们在那边,过得好不好啊。”

    许叶青说了许辞的车祸,又对着许父的墓将公司最近的情况和盘托出,还与许母念念叨叨了许多。许辞便一直看着许叶青,目光专注。

    许叶青似有所惑,便看见美人眼底的爱意,温柔一笑,视线纠缠间,情意缱绻。

    许叶青来到许辞身边,对墓碑说道:“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以后一定会不让小辞在遇到任何危险,一定将他护得好好的,我保证。”

    “是啊,”许辞促狭一笑,“哥哥把我照顾得可好——了——呢~”

    “特别是晚上~”许辞凑到许叶青身旁轻声道,眼里的笑意浸溢。

    可不是照顾得很好吗,都照顾到床上去了呢。

    许叶青倒也不见窘迫,柔柔一笑,“怎么,小辞不喜欢哥哥那般照顾你吗?”他低头,气息呼在许辞耳边:“哥哥怎么记得,之前都是小辞嘤嘤向哥哥索要的呢?”

    乖宝宝哥哥变坏了怎么破,直接上了?

    许辞一噎,心想这到底是近墨者黑,还是哥哥实则本性如此。

    随后,手便被人牵起,许辞单手支着头,懒懒地瞧着许叶青,对方一脸虔诚地为他那无名指戴上了一枚款式古朴的黑色男戒。

    许叶青在那面上印下暖暖一吻,左手上同款男戒熠熠生辉。

    许叶青缩回手,面上带着嫌弃:“哥哥就算打算在墓园子里向我求婚?”

    许叶青打算在墓园子里向我求婚?这么特立独行的吗?

    “是我们爸妈的墓前,”许叶青温笑道,“小辞即便不同意,这戒指也戴到你手上了,所以这不是求婚,是逼婚。”

    许辞“‘哀嚎’一声:“爸妈你看哥哥,他欺负我!”

    许叶青握紧许辞的手对两墓认真道:“爸妈,其实就如你们看到的,只要小辞的身子可以接受长途旅行了,我就会带他去国外结婚。”

    “我会娶小辞,并欺负他一辈子。”

    许辞一愣,但许叶青认真的神情所言非虚。

    许辞的眸底情丝缕缕:“爸妈都要被你气活了。”

    许叶青道:“我以为你的关注点会在,为什么我娶你而不是你娶我。”

    许辞摇摇手指:“不不不,我在乎的是以后该叫吴芊女士妈妈还是岳母。”

    许叶青勾唇:“你应该叫婆婆。”

    许辞白了许叶青一眼,却至始至终没有甩开他的手。就像约定好了,之后两人都收了言笑,庄重地向两墓鞠了三躬。

    许辞低声道:“爸,妈。我们会幸福的。”

    “希望你们支持我们,能给我们祝福。”许叶青道。

    晚风徐徐,柔柔拂过两人的面庞。

    “爸妈不说话,”许辞仰头看着许叶青,“看来是默认了。”

    “别闹。”许叶青揉了揉许辞的小脑袋,面上的宠溺能让春雪融化。

    许辞一笑,水眸底波光粼粼。

    许叶青看了看腕表,对两墓道,“爸,妈。我们走了,下次再来看你们。”

    许辞:“下次给你们带另一种花来。”这菊花总让他一阵恶寒。

    许叶青垂首间满是温柔,推着许辞的轮椅向外走去。

    “走,我们回家。”

    池鱼归渊,许辞低头看着两人不分你我的细长影子,弟弟应道,“好。”

    回家。

    他们会像这一对影子一般纠缠着,纠缠着。很久,很久……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