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误会

作者:冰雪翎歌  |  更新时间:12/6/2017 11:00:00 PM  |  字数:5021字
    姜苏眠很确定,这个破项链就是顾筱梦定的!

    她倒是好算计,货到付款还填他的名字,爸妈又不是不给她零用钱,至于这么抠吗?

    姜苏眠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才忍住冲上去揍顾筱梦一顿的冲动,深深呼了口气,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哎,算了,谁让他是她哥呢!

    许时宁醒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她睁开眼,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房间很陌生,让她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

    许时宁努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她就记得自己在心醉酒吧喝酒,然后,然后,她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呃!”许时宁发誓,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酒了,头好痛,肚子也好难受,呜呜呜,她好想回家!

    许时宁不满地踢了踢脚,然后就愣住了,咦,她怎么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似的?而且那个东西怎么那么像是……

    “猪小宁!你一大早地发什么酒疯?!”耳边突然传来顾筱梦暴怒的吼声,许时宁这才注意到睡在自己旁边的顾筱梦,呵呵笑了两声,道:“猪小梦,你,我怎么在这里?”

    顾筱梦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不然你想在哪里?我把你从心醉带回来我容易么我?!”

    说着,顾筱梦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许时宁才注意到她眼底的乌青,猪小梦这是一夜都没睡好么?

    她张了张口,刚想说些什么,顾筱梦就打断了她:“许时宁,我告诉你,要是你以后再敢私自去酒吧喝酒,我就跟你绝交!”

    不只许时宁会用“绝交”来威胁人,她顾筱梦也会。

    许时宁狗腿地凑到顾筱梦身边,讨好地笑着:“放心,以后都不会了,我发四。”说着,还伸出了四根手指,看起来很严肃很认真。

    顾筱梦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许时宁知道,她这是不生气了。

    其实,顾筱梦更想问她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她自己不主动提及,她也不会追问,如果她愿意告诉自己那她就一定会主动说的。

    “咕噜——”许时宁刚想说些什么,她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

    顾筱梦瞥了她的肚子一眼,依旧没好气道:“等着!”

    顾筱梦起来去姜苏眠的房间里溜达了一圈,没见到人,心里嘀咕着就低着头下了楼,差点和刚要上楼的姜苏眠撞上。

    “你吓死我了!”顾筱梦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长长松了口气。

    姜苏眠瞄了她一眼,瞅着客厅,努了努嘴:“桌子上有你的快递。”

    顾筱梦“哦”了一声,侧身给姜苏眠让了道,待他上了楼,才继续往楼下客厅走去。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小小的快递盒子,顾筱梦抓了抓头发,忽的笑了,拆开了快递,里面赫然躺着一条仿蓝水晶项链。

    虽然不是真正的水晶,但它的价值比之水晶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仔细观察,一定可以看见这颗水晶里面镶嵌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大米。不要小看这颗大米,它上面用微雕技术刻了二十多首徐志摩的诗。

    你有没有因为一首歌而喜欢一个人?你有没有因为一部电影而喜欢一个演员?你有没有因为一句话而喜欢一部小说?许时宁喜欢上徐志摩,就是因为那句“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一句诗,很简单的一句,就让许时宁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徐志摩,以及他的诗歌。

    而初遇这句诗时,是在初中的语文课本上。

    当时,许时宁对顾筱梦说:“很多人喜欢的是这首诗的后一段,而我却偏只喜欢这一段,像极了现在的我们。”

    此后,许时宁就爱惨了徐志摩的诗。

    顾筱梦记得,认识许时宁以来,自己就只送过她两次礼物,都是徐志摩的诗集选,这一次,她专门定做了这条项链,送给许时宁做生日礼物。

     姜苏眠把早餐端到顾筱梦的房间里,就看到已经醒来的许时宁正盯着顾筱梦的手机发呆,姜苏眠喊她吃早餐,她也只是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

    姜苏眠没在意,放下早餐就出去了,顾筱梦的朋友,跟他不会有太大的交集。

    “知道吗/我总是惦记十五岁不快乐的你……”

    睡梦中的齐思言忽然被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地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那头依旧熟悉的声音让他一下子就清醒了,“阿梦,找我有事儿?”

    “没有,就想问问你见到阿城了吗?我打他电话没打通。”顾筱梦淡淡的声音传到耳边,齐思言有些失望地黯了眸子,他还以为……

    “他一大早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要不我帮你问问?”

    “不,不用了。”顾筱梦匆匆忙忙挂了电话,没有多说一句。

    阿言,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齐思言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忽然就想起了江城说的话。

    他会后悔吗?会吗?呵呵,怎么可能呢?可是,他的心,为何会这么疼,疼得让他无法呼吸呢?!

    顾筱梦,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你,让我不知所措,没有自信?

    如果说那一天,我没有站起来选择你做同桌,是不是我们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熟悉又陌生的光景了?

    可是,没有如果,江城说得不错,我确实后悔了,我后悔遇到了你,后悔没有在过去的那些年里选择和你在一起。

    顾筱梦,我该拿你怎么办?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时针她不停在转动……”忽然又响起一阵铃声,齐思言的思绪这才拉了回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哑着声音喊了声“喂?”

    “阿言,不是说好了今天我们约会吗?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电话那头的穆然很兴奋地东张西望地找寻着齐思言的身影,而这头的齐思言很烦躁地挠了挠头发,说:“我有事儿,今天约会取消。”

    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决绝,不带一丝感情。

    或许,顾筱梦一人,就分走了齐思言对女孩的所有温柔和喜欢。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人,说不出那里好或者特别,可就是谁也代替不了。

    顾筱梦,在齐思言的生命里,就是那个谁也无法代替的人。

    挂了电话,齐思言又给江城打了个电话,一样无人接听。

    齐思言皱了皱眉头,转而给江城发了条短信,又躺下睡觉了。

    【阿城,阿梦找你,看到后给她回个电话】

    江城看到齐思言的短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因为十一长假,江城家的那对老夫老妻决定外出旅游,突然想起来在T市还有一个儿子,就给江城来了个突然袭击。

    为了让自家老婆高兴,江父勒令江城把手机调成静音陪他们玩儿了两天,刚刚才回去休息。

    江城打开手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齐思言的短信,还有顾筱梦的二十多个来电,他急忙给她回了个电话,“阿梦,你有事儿吗?”

    电话那头的顾筱梦沉默了许久,忽然很严肃地问他:“阿城,我问你,你是真心喜欢猪小宁的吗?”

    江城一时没反应过来,很是吊儿郎当地靠在酒店旁边的墙上,说:“谁说我喜欢那个脾气火爆的家伙了?!”

    顾筱梦用十分严肃的口气说:“江城,我是认真的。”

    江城这才意识到好像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收起了一贯的痞里痞气,皱着眉头问:“发生什么事儿了?”

    顾筱梦没有回答他,只说:“阿城,如果你对猪小宁是认真的,那我就把她交给你,如果不是,那麻烦你以后别老在她面前晃悠。”

    江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忽然想起顾筱梦看不到,才说:“阿梦,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

    “好,既然这样,你现在过来幸福大街100号的蓝天别墅。”

    说着,顾筱梦就挂了电话,也没给江城再次提出疑问的机会,看来他不得不去蓝天别墅一趟了。

    收起手机,江城拔腿就打算往外走,江父喊了声:“臭小子,你去哪儿?!”

    江城回头冲他笑了笑,依旧没个正形:“当然是去给你找儿媳妇了!”

    江父:“……”

    找、找儿媳妇?江母掏了掏耳朵,似乎不敢相信,急忙摇着江父的胳膊,问:“刚才,阿城是说,要去给我们找儿媳妇?”

    江父也还处在震惊中点了点头,眼睁睁看着自家儿子跑远。

    “叮咚叮咚叮咚——”顾筱梦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门铃声,走过去开了门,就看到气喘吁吁的江城站在门口。

    顾筱梦把他迎进别墅,给他倒了杯热水,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你这是跑过来的?!”

    江城点了点头,喝了口水,喘着气道:“小宁怎么了?”

    顾筱梦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细细说给了江城,末了,她双手合十道:“阿城,我明天得回A市一趟,你帮我照顾好猪小宁,拜托了。”

    看见江城点了点头,顾筱梦就把自己的钥匙给了他,说:“你今天就住这里吧。”

    江城觉得这不大合适,刚想推辞,顾筱梦又说:“阿城,你别忙着拒绝,你在这里,她才没那么多时间去伤心难过。”

    江城当然知道顾筱梦口里的“她”是谁,他和许时宁从认识以来总是不停地拌嘴吵架。也就是因为这样,有自己在,许时宁才不会孤单,也才不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是因此,阿梦才会找自己过来吧?

    可是,他之所以和她斗嘴,不过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罢了,或许他太笨了,不知道怎样去吸引心爱的女孩的注意,只能用这样笨到家的方式,但,就是如此,他也很满足。

    只是不曾想,自己藏得这样深的秘密,齐思言和顾筱梦都一眼识破了,或许,这就是知己吧,不问性别,不问出生,哪怕一句话,一个眼神,ta就能洞悉你的一切。

    “阿梦,谢谢。”江城很真诚地道了声谢,他知道,要想追到许时宁,顾筱梦可是一个很大的助力,不管日后怎样,他都由衷地感谢她。

    顾筱梦笑了笑,说:“我不是帮你。”

    江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顾筱梦是为了许时宁,可同样的,她也是想帮自己,不过这么多年的损友,她不愿承认罢了。

    晚上,姜苏眠回到别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江城,他换上拖鞋,眯着眼睛面带不善的走到他跟前,拍了拍沙发,“小子,你哪儿来的?”

    “阿,阿梦让我来的。”江城咽了咽口水,显然被吓到了。

    顾筱梦端着茶水走下客厅,就看到这一幕,吓得打翻了手里的托盘,玻璃杯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被这声音惊到的姜苏眠扭头看向顾筱梦,只见她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嘴里还说着:“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姜苏眠低声咒骂了一句“shit”,刚想解释什么,就看见顾筱梦突然冲过来把沙发上的那小子拉到身后护了起来,语无伦次地说:“苏眠哥哥,虽然你是那个那个啥,但是吧,阿城已经名草有主了,你千万别那啥。”

    姜苏眠瞬间黑了脸,本来没啥,可让她这么一说,她背后的那个小白脸居然拿那种异样的眼光看他,很不客气地吼了声:“顾筱梦!”

    顾筱梦后退了一步,捂住了耳朵,可怜兮兮道:“你不能小点声嘛,我又不是听不见,真是的!”

    “你给老子闭嘴!”

    顾筱梦无视了姜苏眠的这句话,还一本正经地安慰他:“没关系的,苏眠哥哥,我不会歧视你的,虽然那啥不太好,但咱家男孩子多,不怕断子绝孙。”

    姜苏眠彻底被她气得没了脾气,“顾筱梦,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扔到大街上!”

    顾筱梦缩了缩脖子,还想说些什么,姜苏眠又吼了句:“老子是直男!”

    然后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上楼了,还把踩楼梯的声音弄得很大,让楼下的顾筱梦很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怒火。

    “我,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等楼上传来清晰的摔门声,顾筱梦才扯了扯江城的衣角,一脸茫然地问。

    江城也还没回过神,只机械地点了点头,道:“好像是。”

    姜家别墅里气氛凝重,而校园里的齐思言也一样死气沉沉地盯着自己眼前的穆然。

    “阿言,你不是说你今天有事儿吗?”穆然本来听到齐思言说约会取消,心里就很难过,好容易在秦乐的说服下陪她逛了一天的街,心情稍稍好了些,却在校园里碰到打篮球回来的齐思言。

    莫名的,穆然心头就涌起了委屈,冲上去就质问齐思言,而齐思言却没有多大情绪波动,也没有解释。

    “齐思言,你什么意思?我们家然然是你女朋友,你是觉得打球比陪然然还重要吗?!”穆然红了脸,红了眼,一旁的秦乐先按捺不住地为她抱不平。

    齐思言打了个响指,道:“你说的没错。”

    “你说什么?!”穆然好像受打击似的后退了两步,脸色有些惨白。

    “我说,你确实没有篮球重要。”齐思言很有耐心地完完整整地重复了一遍。

    齐思言不知道,他这话有多伤人,穆然在家里就是千金大小姐,小公主一般的存在,何时受过这等委屈?瞬间爆发了脾气,喊道:“齐思言,你觉得我比不过篮球是吗?那好,那我们就分手吧!”

    齐思言撩了撩自己额头的刘海,冷漠得不带一丝感情,说:“好。”

    穆然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声“好”中落了下来,情绪有些失控地把手中所有的东西都砸向了齐思言,齐思言一一躲过,靠近了她一分,道:“穆然,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要对我动用感情,如果你跟我一样是玩玩,咱们就开始,如果不是,就别继续,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撂下这句话,齐思言扭头就走了,只留给穆然一个背影,他不知道身后的穆然怎么样了,只听到一声歇斯底里地怒吼:“齐思言!你这样的人,早晚会孤独终老的!”

    齐思言冷笑一声,没有顾筱梦,他已经注定了孤独一生了,不需要她提醒。

    这个世界上,除了顾筱梦,他再不会喜欢别人,也再不会对其他女生温柔以待。

    爱情,没有对错,只有喜欢和不喜欢,齐思言不知道,自己对顾筱梦,到底是喜欢还是爱,或许,两者皆有吧。

    喜欢就是浅浅的爱,而爱却是深深的喜欢。

    齐思言觉得,自己是深深喜欢着顾筱梦的,这种喜欢成了一种习惯,刻入了骨子里,就像血液,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

    可他,却少了曾经那种拥抱她的勇气,他只能站在岸边,痴痴地遥望着海面上独自漂泊的她,或许有一天,她会遇到另一个人,陪她一起漂泊,而他,依旧只能遥望她。
冰雪翎歌 说:无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