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轻音水上  |  更新时间:11/25/2017 1:47:51 AM  |  字数:955字
    那个冬天很冷,雪下得很大,白雪覆盖着的世界,一片银白。

    学校门口的矮松树上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饥饿的麻雀们,很难寻到食物,“叽叽喳喳”地叫嚷着成群结队的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

    因为天气寒冷,人们都躲在屋子里,尽量少出门,马路上偶尔走过一条狗,瘦骨嶙峋的,紧紧夹着尾巴,匆匆忙忙地一路小跑着走掉了。

    北风从门缝里,窗户缝里钻进来,发出“呜呜”的嘶吼,偶尔那扇门窗没关紧,被风吹得“哐当,哐当”响。

    那年我读初二,当时还不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初中还只是从六年级到八年级,我学习成绩还不错,只是偏科严重,理科是短板,每次考试总在五十八九分上晃悠,及不了格,却也差不太远。

    我文科优异,语文每次考试总是全校第一,因此在DR乡中,也算是小小名人,我喜欢画画,每次办黑板报,都需要我负责美化,又喜欢写诗填词,偶尔随手写出的名为《追求》的小诗,被语文老师拿去投稿,居然还被选中,发表在当期刊物上。

    自信心满满的我自然不甘接受总是数学不及格的事实,自发自觉地利用一切时间认真学习,查缺补漏,因为我家离学校很近,步行都不会超过5分钟,每当周末,其他同学都回家了,我经常到学校学习。

    老师们对我都很好,语文老师滕老师,滕姓是一个很少见的姓,名就更少见了,居然叫“滕义响”滕老师对我实在太好,因为我语文成绩优异,作为语文老师的滕老师对我另眼相看,倒也不足为怪,可是,最让人想不到的是,作为语文老师的他,居然为我补习数学,无论代数,还是几何,这就很不正常了。

    数学老师冯老师,叫冯秀良,家是东南面冯庄的,跟滕老师是一个办公室,大概因为滕老师的缘故,虽然我数学成绩一直很渣,但是冯老师对我也很好。

    德法大哥,我们都叫他“法哥”,姓杜,年龄应该比我大几岁,是从一个很垃的当地高中--七中转到我们学校的,“法哥”语文也非常棒,只是比我还稍微逊色一点点,他叫我从不带姓,听起来很亲切,真的就像我自家大哥一样。

    学校在我家南面,当时学校人不多,全校加起来所有师生估计也就一千人左右,房屋也不多,一进校门,北面第一排红砖瓦房,西边是教师宿舍,东边是教导处,第二排红砖瓦房是八年级教室,第三排是七年级教室,第四排是六年级教室,最后那幢三层小楼是学生宿舍楼。

    南面几排红砖瓦房,甬道西边是食堂,食堂前面是操场。甬道东边,月亮门里面是教室家属院。居住着那些已婚的带家属的老师们。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